草花石品鉴网

重庆传统工艺:奉节阴沉木雕的传世之美

03-25

重庆传统工艺:奉节阴沉木雕的传世之美

来源: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

“王乃使玉人理其璞,而得宝焉。”古人从石头中发现美玉,现今又有人发现木中“璞玉”——包裹在泡发的朽木之中的阴沉木。因为独特的木质性质,阴沉木吸引了人们的关注。

阴沉木,又称古沉木、乌木、东方神木等。远古时期,原始森林中的大片木材,受地震、山洪、泥石流等重大自然灾害侵袭,成为被深埋于江河、湖泊、海底的枯木残根。

这些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,在缺氧、高压状态、细菌的作用下,经过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炭化过程而形成。阴沉木并不单指某一种木材,而是多种木材的集合名称。

阴沉木料表面有2-3公分厚的碳化层,许多沉积已久的木料皮层碳化到随手就能剥下来,而雕刻所需的木料都在内核,正如璞中之玉。这些木料耐潮、耐虫、耐腐并具香味,油性重。年代久远的则乌黑发亮,十分华贵。

在重庆奉节,有一种以阴沉木为原材料的雕刻技艺,为我们揭开了阴沉木高贵神秘的面纱。

刘国君的祖辈都是世代相传的木匠。过去的三峡一带有很多大户人家,庄园里造房修舍、修造木器、家具装饰都需要木工,木雕是其中的一项手艺。

中国古代造园讲究“七分主人,三分工匠”,从木雕上面,能看出主人的身份、文化、品味,所以一般越富贵的房宅,雕饰越复杂,刘国君的老一辈就是为这些大户人家做木工活路的。而这样的手艺并不是随便的木匠就可以做的,许多木匠学了十几年也不能担此重任,所以湖北的博物馆建馆时,还要到奉节请刘家去做修复。现代建筑取代传统建筑后,过去的活计逐渐消失,刘国君等人开始参与新的景观设计、文物修复,如荆州博物馆、白帝城博物馆的修复雕刻工作。但他更多的精力专注在木雕工艺品(特别是阴沉木木雕)与古典家具的制作上,以保证手艺不会失传。

在刘国君的木雕基地,一眼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阴沉木堆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当被问到“这里的木头有多少”时,刘国君攀到木堆最高处,颇有种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气势,淡淡答道:“3000吨。”

刘国君拥有上千件阴沉木雕作品,但3000吨,雕一辈子也雕不完了。20世纪90年代初,当阴沉木还未在全国大火的时候,他就开始在三峡库区大量收购、发掘阴沉木。泥水之下,生长千百年的树木深埋在古河床中,缺氧、高压、静存数千年,木芯逐渐转变为灰黑色,介于木与炭之间。

阴沉木的雕刻既与木材不同,也与玉石不同,它在干燥后虽然表面润泽光亮、手感极佳,但却没有玉石质密细腻,加工时极易开裂、变形,在雕刻时要尤其小心。

不同于传统精工细作的匠气,刘国君依据阴沉木木料自身的形状、色泽,创作出不同的作品。用他的话来说就是——“有时候看到一块木头几年都没有灵感,灵感来的时候半天就雕完了。”

刘国君在传统木雕手艺的基础上,自创了一套写意的、富有艺术价值的阴沉木木雕技法,细微中见大气,粗矿中显朴实,在“镂”、“空”、“悬”上大胆创新,经过选料、阴干、勾画、造型、雕刻、打磨、抛光,制成一件件艺术瑰宝。2011年,奉节阴沉木雕刻技艺被列入重庆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

不管是家具、还是笔筒,在刘国君这里,所有的作品不用一颗钉子,全部采用鲁班传下来的榫卯工艺,来将各个零件组装起来。其中榫卯严丝合缝,经年不坏。待到上漆打磨后,从外面就一点看不出榫卯的节点。

经过十几道上漆和打磨后,木头呈现出原本的纹路色泽。原来暗褐色的木质,变得漆黑如墨,古朴凝重,有如镜子光可鉴人。无论是家具桌椅还是笔筒摆件,使用越久越光亮。岁月流淌,而木色永存。

阴沉木不像其他木材,有着源源不断的来源。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木材,每一段都相当于一种记忆,加上它的雕刻技艺在里面,阴沉木雕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。

“泥潭不损铮铮骨,一入华堂光照衣。”阴沉木独有的材质已经脱离了木材的范围,雕刻而出的产物是自然与人文高度融合的艺术品,极具观赏和收藏价值。

来源:重庆图库、第1眼、私家地理微信公众号、《非遗中国·重庆瑰宝》

【免责声明】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“来源: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”或“上游新闻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上游新闻联系。

举报

沙金和黄金的区别

锆钻